谁说瑞士表业不可战胜?
关注:708  发布时间:2017-10-10  作者:庆龙  来源:庆龙
       习惯了二十多年英国的“大约在冬季”气候,就从未想过7月份回国,因为人们对回乡的我一般都热情过度,再加上7月酷暑的“热情”,想想都会被烧焦的。但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因为由中国钟表协会与辽宁丹东孔雀表业共同举办的“中国陀飞轮手表论坛”将在7月28日的丹东举行。

      北京机场T3航站楼出口处,是一间巨大的玻璃圆顶式建筑,据说是一位欧洲著名设计师的杰作,真有点扯,估计这小子夏季从来没在中国待过,一派欧洲人在湿寒的气候里寻求着温暖阳光的风格。从18度气温的伦敦,直接来到室外为40多度高温的玻璃罩下面(没有空调),让我忽然想到我的好兄弟写的那首歌《北京欢迎您》,而浑身在30秒间顷刻湿透,让刚刚踏上国土的激动,立马消失的一干二净。得勒,认了吧。

     好在丹东30度出头的温度,还让我内分泌紊乱的势头平稳了一些,而我必须强装精神,准备好“中国陀飞轮手表论坛”主讲的角色。

      “中国陀飞轮手表论坛”的主席台上坐着五位嘉宾,除了我之外,其他四位分别是北京手表厂、海鸥手表厂、丹东孔雀表业以及杭州手表厂的陀飞轮机芯技术大师,都是几十年钻研手表技术的顶尖人物,这让我一个研究钟表历史的学者感到有些不自在,要不是我年轻时曾经有过站在上万人体育馆舞台演出的经历,估计腿会抖那么一会。首先由北京手表的苗总开场,谈论了北表陀飞轮技术的研发和生产的款式,接下来几位陀飞轮技术大师们,各自阐述了本厂产品中最优秀陀飞轮手表型号和技术理论,尖端理论的交流、精辟细致的论述,听得我激动万分。试想,中国的钟表技术人员,前后仅用了20年左右的时间,把表类最顶尖的陀飞轮技术完全攻破,并且还自主研发新一代陀飞轮手表,怎么不让人心潮澎湃?感慨啊,中国人真特么的聪明,仅此而已,我当时真想大喊:自豪吧中国人!

      还没回过神,还在激动中,就轮到我上场了。我手拿着无线话筒,有种回到舞台上唱歌的赶脚。脱稿,我的一贯风格,当然,心里早拟定讲述的提纲。我大言不馋的从北宋时期中国苏颂的“水运仪象台”机械构造谈起,逐步地讲到1795年宝玑大师的陀飞轮技术发明,屡了屡钟表在1800年之前每一个时期机芯技术的重大发明以及这些发明家们的大名。然后又谈到了宝玑大师发明陀飞轮时的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动乱背景,尤其是像大家介绍了另一位同一时期提出和研究陀飞轮技术的英国钟表大师——约翰·阿诺德,讲述了他与宝玑大师的友谊以及共同研究陀飞轮的经历。

      说心里话,关于钟表历史方面的研究是我的强项,而在真正的陀飞轮技术理论上,我好比是第一天上班的三陪小姐——不懂得妖媚缠人,别笑啊,实话来着。

     说完了以上两个方面,我最主要想讲的就是:中国的陀飞轮手表如何走进世界手表市场!也就是如何干掉瑞士制表业,当然这是个长期的“战争”。

      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回过头来了解一下历史,瑞士人在200年前是如何打败英国和法国这两个世界最大的钟表超级王国。200年前,世界的钟表大国无疑是英国和法国,他们自17世纪中期开始,就一直长期统治全球的钟表行业,无论是钟表的机芯技术还是产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和英法相比。当时,所有的钟表的机芯签名上都以有:LONDON或PARIS而自豪,就像今天手表上有:SWISSMADE 一样,是质量的代名词。于是乎,欧洲各国的钟表公司都纷纷来到伦敦和巴黎设立分公司,其目的就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在机芯板上打上伦敦和巴黎的出品地名。不但欧洲钟表公司这么做,各国的钟表大师或是学徒们也都纷纷来到伦敦和巴黎两地求生,其中就有发明陀飞轮技术、从瑞士来到巴黎谋生的宝玑大师。

     18世纪末期,瑞士的怀表制作业对英国和法国的怀表制作业形成极大的冲击,尤其对法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你研究过钟表历史你就知道,18世纪瑞士产的怀表,无论从外观上看还是机芯风格,按照我的话说就是典型的法国“山寨版”。许多这一时期的怀表,如果你不去看机芯板或者表盘上的签名,你根本无法分辨出是法国人制作的还是瑞士人制作的。另外,大量的瑞士怀表制作者都蜂拥而至到富有的巴黎谋生,促使瑞士人完全把最顶尖的怀表技术掌握,并且自我研究发展,以至于后来他们把这些技术毫无保留地带回到了瑞士。

      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以及后来拿破仑长期的欧洲征战,使得安宁的瑞士表业从此脱颖而出,势不可挡,他们不断以廉价和量产的怀表投入市场(当然其中也有许多优秀的怀表作品)。最主要的因素是瑞士国它本来就是个优秀的手工艺国家,比如像珐琅、珠宝制作等有着悠久传统的功底,因此自大革命开始就逐渐的淘汰法国怀表,到了19世纪末,也完全地淘汰了英国的怀表。

     同样是在19世纪末期,美国机械化生产的怀表,以其精准实用和巨大的量产对瑞士怀表业当头一棒,形成极大的威胁,差点要了瑞士怀表业的老命。幸运的是,由于20世纪初期腕表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瑞士人运用他们的技术和工艺的扎实功底,拯救了自己。而美国人在从怀表制作转型到腕表制作的不成功,又一次使瑞士巩固了世界表业老大的地位。

     但是,我用了转折词但是!但是我要说,我相信,中国的制表业将会像美国一样,一定或者已经成为第二个对瑞士制表业产生极大威胁的国家!

     为什么?很简单,我们完全可以以瑞士人在200年前打败法国人的套路:廉价和量产,来打败瑞士制表业!按照现在国内各大手表厂的技术和产量来看,一点问题都没有。特别是刚才听了几位中国陀飞轮技术大师的演讲,我信心更加十足。尤其是我们过关的陀飞轮手表的廉价和量产,将会是让瑞士一些知名手表厂倒闭的关键所在。就像我国在军事上发展一样,研究战机就要直接进入研发第五代和第六代战机,不要在老式的战机上打转转。手表技术也是一样,如果有一天我们能把昂贵的陀飞轮手表、三问技术手表的价格廉价到白菜的价格(哈哈一笑,有点夸张),瑞士国就要宣布破产了,而不仅是瑞士表业,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销售?如何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真正了解中国陀飞轮手表以及低于瑞士品牌陀飞轮手表十几倍价格?在这一点上我强烈建议可以尝试走华为手机打开世界市场的道路。

      中国陀飞轮手表想要走出国门,仅仅依靠参加各个世界钟表大展,这只是一个方面,而且一般去观看展览的人及商人们都过于专业和挑剔,有钱阶层的甚多,对于想以廉价量产打入世界市场的中国陀飞轮手表不太适合,因为完全不是一个消费阶层。我认为:只有走向世界各大城市的街头,让中国陀飞轮手表所选定的消费阶层的人们亲眼看见、亲手把玩才是最便捷之路。

      记得几年前,每当我在伦敦的各大电话公司商店里,看着角落展销柜上的廉价华为手机,那坑洼不平的表面、设计丑陋的外表,我在想就这种破玩意还在这里找市场?完全不削一顾。但是便宜啊,许多低收入英国人开始购买。直到华为P9手机问世,让所有了解华为的英国人、包括我都为之一振,尤其是价格低于同等级的苹果和三星近200英镑,我立刻购买了一部,从此再也不用其他手机了,现在华为手机在英国人里名声也越来越大。以上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明我们中国的手表制作业,不要畏惧世界名牌,只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和不但发展的技术,中国陀飞轮手表总有一天会灭掉瑞士的陀飞轮手表。

      当然,走出国门需要资金,银子谈何容易啊?所以在此我有个建议,可否由中国钟表协会来评判,选定几款国内自我生产的陀飞轮手表优秀品牌及款式,以国家的支持或者是众筹资金的方式,参照和学习华为的经验,来直接渗透到国外大众眼里。如果有一天能够这样去做,既是瑞士人要把我做掉,我也心甘情愿。

     在此我再一次感谢中国钟表协会和丹东孔雀表业的诚挚邀请和盛情款待!

      “我左上戴着是孔雀双陀飞轮手表,右手上握着是华为手机,祝愿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

      谢谢关注!- 庆龙 8月13号于伦敦
微博推荐

热门推荐
行业资讯
从时间观念的产生,到跟时间交朋友,钟表的发展史也是... [详细]
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夏天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详细]
  • 1